540222 101455 333624 640994 123977 304922 485785 912906 164022 321484 321155 530884
内蒙古京蒙律师事务所
 
物权法司法解释之后,打物权官司会遇到啥问题?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06日 点击数:

物权法司法解释之后,打物权官司会遇到啥问题?

 

 

2016年2月22日,最高法院发布了《物权法司法解释(一)》,对法院审理物权法相关问题给出了权威的指导意见。那么,物权法司法解释生效以后,物权官司应该怎么打?

 

一、物权登记争议的官司应该怎么打?
 
 

 

物权法司法解释的第一条、第二条是关于物权登记争议的处理,司法解释明确了两个问题:一是对于物权登记的民事争议提起的民事诉讼,法院应当受理;二是对于有证据证明登记错误的,法院应当支持。

 

对于司法解释的这两条,在诉讼中应当怎样落到实处呢?
 

 

1.有时民口和行政口会对提起什么样的诉讼产生推诿

 

 

对于这一点,最高法院民一庭程庭长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实践中,有观点认为,除非法律另有规定,未经不动产登记机构登记就不能取得及享有不动产物权,不动产物权争议涉及到登记就应通过行政诉讼解决。这种观点受众颇广,在很大程度上导致实践中出现了民事、行政审判部门互相推诿以及民事裁判与行政裁判冲突的现象,这不仅徒增当事人讼累,也有损司法的权威和公信。”

这一点,也是物权法司法解释做出第一条和第二条规定的一个重要原因。

2.对于不动产权属登记的争议,是提起民事诉讼还是提起行政诉讼,关键还是要看形成争议的原因。

 

 

程庭长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不动产登记的复合性导致由此引发的诉讼就应当根据诉讼标的而区分民事或行政诉讼程序。涉不动产登记民事诉讼的诉讼标的应当是针对不动产物权的归属或原因行为(买卖、赠与、抵押等基础法律关系);涉不动产登记行政诉讼的诉讼标的针对的是登记行为本身,即在行政诉讼中人民法院审查的是登记行为的合法性。当然,根据《行政诉讼法》第61条的规定,在涉及登记的行政诉讼中,当事人申请一并解决相关民事争议的,人民法院可以一并审理。这一规定的目的是为了完善民事争议和行政争议交叉时的处理机制,便于纠纷的一次性解决,方便当事人诉讼,并未改变相关争议的民事纠纷性质,对此应当有正确的认识。”

如果是不同民事主体之间因为权属问题所产生的争议,那么应当提起民事诉讼,法院应当受理,并且如果证据充分,应当支持一方当事人关于不动产权属的确认请求,而不用过多考虑不动产登记是否在其名下。

如果权属争议是因为不动产登记的行政行为本身错误引起的,比如应该登记为“张三”,却因为登记机关的疏忽登记成了“张四”那么还是应当通过行政诉讼来解决。

3.通过行政诉讼也可以一并解决民事争议问题。

 

 

依照《行政诉讼法》第61条之规定:“在涉及行政许可、登记、征收、征用和行政机关对民事争议所作的裁决的行政诉讼中,当事人申请一并解决相关民事争议的,人民法院可以一并审理。”如果当事人在物权权属登记上产生争议后提起行政诉讼的,实际上可以一并在诉讼请求中请求法院一并解决民事争议问题,对权属予以确权。

当然,由于法律规定的是“可以”一并审理,实践中也就难免出现法院“可以不”一并审理的情况。

4.提起民事诉讼是否只要确权就可以了?

 

 

在实践中,仅仅提起确权之诉恐怕是不够的。因为确权之诉只能解决权属确认问题,当法院判决权属与登记机关登记的权属不一致时,光拿着法院的生效判决要求行政机关做变更,恐怕还会被行政机关以没有收到协助执行通知为由碰回来。

那么法院对于单单确认权属的判决会出具协助执行通知吗?各地法院实践中掌握的尺度是不一样的,有的法院可以出具,而有的法院则认为仅确认权属的判决没有可执行内容,因此不予出具执行通知。

那么应当怎样做才能确保万无一失呢?建议在提起物权权属的确认之诉时,增加一项诉讼请求,要求对方当事人在限定时间内协助办理物权权属变更登记。这样当对方当事人在判决生效后不配合执行时,就可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由法院直接向登记机关出具协助执行通知书,再由登记机关办理物权权属的变更登记了。

二、物权法司法解释后,扣债务人的交通工具恐将面临阻碍
 
 

 

前一段时间有媒体报道,某人驾驶着从老赖甲处购买的二手机动车在高速行驶时被扣,原因是老赖的债权银行已经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和高速公路联网了,发现老赖的车辆后直接就扣了。

但是这种情况在物权法解释实施后,恐怕面临阻碍。

 

物权法解释第六条规定:“转让人转移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等所有权,受让人已经支付对价并取得占有,虽未经登记,但转让人的债权人主张其为物权法第二十四条所称的‘善意第三人’的,不予支持,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对于这一条规定,程庭长的解释是:

1.根据《物权法》第23条、第24条的规定,机动车等特殊动产物权变动,是交付即发生物权变动的效力,未经登记,只是不得对抗第三人。另一方面,在物权与债权的关系上,在一物之上既有物权又有债权时,一般而言,物权优先于债权。

2.具体到机动车等特殊动产之上存在未办理登记的受让人与转让人的债权人的情况,通过转让人(如你的问题中所提到的张三)的交付取得特定动产物权的人(也就是李四)虽未办理登记,但其(李四)已经依法享有物权,故从法律条文的本身涵义以及法律整体的逻辑体系看,其(李四)权利应优先于转让人的一般债权人(包括王五)。换句话说,就是转让人的一般债权人,包括破产债权人、人身损害债权人、强制执行债权人、参与分配债权人,都应当排除于《物权法》第二十四条所称的“善意第三人”范畴之外。当然,这里所称的债权人自然不包括针对该标的物享有担保物权的债权人,因为此时其债权已设定担保,该债权人已经成为该物的担保物权人,自然就抵押或质押担保的财产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

 

3.本条规定的“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中所包含的权利中已经有一些含有了人身损害债权的内容,比如《海商法》第22条规定的船舶优先权中就包含了在船舶营运中发生的人身伤亡的赔偿请求权,对法律已经特别规定享有法定优先权的债权人,不管物权变动登记与否,均应属于绝对不可对抗的善意第三人范畴。

 

如此一来,当前述新闻中的情况再次出现时,如果某人拿出了与老赖甲买卖二手车辆的合同及付款凭证时,作为债权人的银行或者其他主体,恐怕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人家把车开走了,因为此时债权人已经被司法解释排除在了“善意第三人”范围之外。

 

这样看来,对于银行等经常作为债权人的机构而言,物权法解释的第六条显然是个“利空”了,怎么破?除了在交通工具上设定抵押担保外,恐怕只有看谁“抢”车“抢”得快,首先从老赖处取得了对交通工具的占有了

友情链接
LINKS
版权所有: 万博manbext手机版注册-app标准版下载 蒙ICP备13000769 邮编:017000 电话:0477-5115652
地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铁西维邦金融广场F幢8楼
微信公众号:jmlssws 快手号:jmlssws2013 邮箱:duanpufu@163.com 技术支持:鄂尔多斯市海瑞科技有限责任公司